首页 首页 >  文章资讯

红芯公司发道歉信承认夸大宣传,创始人履历涉嫌“注水”

发布者:用户15******706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8-18 17:51:14    浏览次数:108次

 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很多科技公司初创阶段都是找了在校学生干一些基本的工作,所以陈本峰确实是在科大讯飞的初创团队工作过,但并不是创始人之一,最多算是创始团队实习生。”


  全文5136字,阅读约需10.5分钟


  一个使用Chrome内核的国产浏览器红芯,最近惹上了大麻烦。


  在获得2.5亿融资之后,红芯CEO陈本峰口中的浏览器“内核”技术,被业界质疑只是为谷歌Chrome披了一层外衣。昨日,红芯公司发布道歉信,承认“存在一定程度的夸大,给公众带来了误导”。


  同时,新京报记者经过大量求证发现,红芯创始人陈本峰和联合创始人高婧的简历,同样“严重夸大”。红芯的创始人陈本峰和高婧,一个80后,一个90后,一个坚信“小池塘养不出大鲨鱼”,一个坚信“要在产品里‘走火入魔’”。


  无论是产品还是简历,业界正在等红芯公司继续掀开底牌。


  打自主研发牌 实为谷歌内核“套牌”


  8月17日一早,红芯公司发出道歉信:承认红芯在近期的融资宣传过程中,存在一定程度的夸大,给公众带来了误导。


  一位资深从业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谷歌chrome浏览器除了正式发布的chrome版本外,还有一个平行版本chromium项目,供开发者开源使用,对chrome的套壳也是浏览器界的常见情况,并不是抄袭,但绝不是自主研发,因为只是使用了开源项目的接口,相当于增加了一个插件来在这个基础上,实现一些别的功能。


  “错就错在,虚假自称自主研发这件事上。”该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但是红芯的商业模式本身没有问题,企业级HTML5应用场景清晰,面向企业的浏览器安全,是很多大公司、企事业机构的刚需。过去员工浏览网页的保密和安全需求是通过路由器实现的,现在需要通过移动化转变,用浏览器比较方便。”


  该业内人士透露,很多企事业单位的行政办公开支,超过规定数额就需要政府采购公开招标。在这个过程中打出自己的国产、自主研发牌,加上团队资历看起来“高端”,更容易获得政府订单,“因为对于企事业单位来说,比起国外技术更成熟的应用,更愿意使用国产技术团队的产品,看重的就是技术自主可控。”


  在今年4月更名红芯之前,陈本峰旗下主流产品为“云适配”,宣传语中称,可以迅速为政府和企业构建一套安全、便捷、跨平台的HTML5网页应用系统(内网或外网),帮助各类企业实现跨屏营销和移动办公战略。新京报记者发现多个地方政府、银行、学校的云适配招标公告。


  今年5月,陈本峰召开品牌升级发布会,云适配升级为“红芯云适配”,红芯结合自身的“红芯企业浏览器”提出了“安全+体验兼备的SDP产品体系”。


  在被质疑使用谷歌Chrome内核并道歉之前,陈本峰曾扬言:红芯目标是要做第五个世界级的浏览器内核,只有自己掌握了浏览器内核技术,才能真正做到云安全。


  陈本峰表示,目前中国是没有自己的浏览器内核技术的,很多国产的浏览器,像360、搜狗等用的都是国外的浏览器内核。这样,内核、入口掌握在别人手里,安全就无法得到保证。


  昨日红芯方面表示,红芯浏览器内核Redcore是基于国际通用的开源Chromiun内核架构进行的改造和创新,这点在前期宣传过程中没有明确提及,误导部分读者认为其从零开始研发了浏览器内核。在声明中,红芯表示今后会在产品的显著位置上标注红芯内核基于谷歌的Chromiun开源项目,并且会把工作重心放在功能需求和客户价值上。


  “微软MVP”说法遭质疑


  昨日,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,陈本峰在微软的英文名为Benjiamin Chen,2006年至2012年在微软工作的经历属实,但和此前官网宣传相比,也属于夸大了在微软的经历。和此前所宣传的IE核心研发工程师相比,陈本峰在微软期间主要是测试工程师,大部分项目经历为基础岗位工作。


  此前,在红芯官网陈本峰的介绍中写道:担任IE浏览器核心研发工程师,参与开发了IE8、IE9、IE10浏览器。由于工作出色,陈本峰获得了微软产品技术最杰出贡献奖。介绍中还称,全球知名404页面也由陈本峰开发。


  新京报记者追溯他的职业经历独家获悉,他在微软时确实参与了IE浏览器的相关工作,但主要是承担基础测试工作(TESTER)、IE多语言界面的开发,并非核心研发工程师。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陈本峰的工作属于测试工程师,是基础岗位,并不是核心研发人员,也没有看到他曾经参与过微软H5相关的工作。”


  在云适配此前的官网中,陈本峰还被形容为IE404页面的缔造者,“微软省了2.97亿”,还陆续获得微软最有价值荣誉专家(MVP)、微软最佳产品贡献奖等等。


  昨日,新京报记者通过微信联系到陈本峰,询问在IE404项目的测试工作中,其是否为Developer(开发人员)的身份?陈本峰回应:“是开发工作,不是测试工作”。


 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,微软IE404项目的负责人另有其人,上述内部人士分析,“陈本峰并不能算是缔造者或者404之父,但确实参与了IE404项目,但也只是项目内一个Developer(开发人员)。”


  而对于此前所宣称的“MVP”,昨日陈本峰在微信上回应新京报记者,“MVP拿过好几届的,你可以和微软的MVP负责人证实”。一位微软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该奖项主要用于对微软社区有所贡献的各地工程师,基本不会发给自己的在职员工,而新京报记者在微软MVP公开查询系统,也并未查询到和陈本峰(Benjiamin Chen/Ben Chen)有关的任何获奖信息。


  一位在国外生活多年的工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陈本峰的经历来看,本身是一个很优秀的人,但是并没有担任很核心的工作,夸大了自己的职业经历,在国外大部分都是项目制,一个项目经理牵头,不同的岗位分工很精细。很多在国外科技公司工作过的工程师,回国可能就会直接带团队,有的人哪怕是只参与了一小部分工作,却会把项目功劳揽在自己身上,有知名项目参与,这样容易拿到投资。”


  从“科大讯飞创始团队” 到“实习生”


  “80”后陈本峰,曾参与科大讯飞萌芽,硕士毕业后进入微软总部,他在官网中的介绍自带“光环”,而这些光环却并不全是真实的。


  陈本峰在接受人民网的采访中表示,其在1998年高考中以全市理科第三名的成绩顺利考入有“科技英才的摇篮”之称的中国科技大学电子工程专业。进入科大后,本是硬件专业的陈本峰却对软件痴迷,大一自学编程,大二获得科大软件比赛第一名。


  2000年,由于编程能力出众,20岁的陈本峰被他的本科导师——科大讯飞创始董事长、中文语音合成技术宗师王仁华教授“招致麾下”。


  此前他均称自己“成为了当时的初始团队”。他的工作是帮助讯飞完善中文分词系统,使其准确率从70%提升到93%。


  和陈本峰一样,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也是科大讯飞创始人王仁华教授的学生。8月16日,刘庆峰回应,陈本峰不是科大讯飞的联合创始人,曾经是科大讯飞实验室的一名实习生。


 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很多科技公司初创阶段都是找了在校学生干一些基本的工作,所以陈本峰确实是在科大讯飞的初创团队工作过,但并不是创始人之一,最多算是创始团队实习生。”


  “女王范”合伙人高婧简历也“化妆”


  红芯官网对红芯联合创始人、COO高婧的介绍长期为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&香港科技大学。红芯浏览器事件之后,高婧的介绍改为了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,而哈佛大学则被移至介绍的下方小字中,并标注为(交流学生)。


  新京报记者在领英找到了Mirranda Gao(高婧)的页面,显示她的教育记录为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的“Ungergraduate(本科生)”,而哈佛大学只有为期一年的交流,社团活动记录为“sponsorship coordinator(赞助协调员)”和兼职英语家教。


  在2014年她接受侨报网采访时表示,在读大学期间她以访问的身份去了哈佛。曾加入一个名为SLP(创业领导培训计划),为创业者提供导师培训等机会的组织。也正是SLP将她和陈本峰联系到了一起。


  除了引入SLP,她还是哈佛中国论坛组织者之一(经查证只是赞助协调员),凭借这些经历,她上榜《福布斯》“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”,还获得“亚洲品牌十大创新女性”、“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品牌女性”、“北京海英人才”等荣誉。


  和高婧接触过的人形容她“女王范”,极擅长营销。在侨报网2014年对她的报道中,说到营销经验中开发市场这个重点,她用了“不择手段”这个词语:足够的狠劲是每天破茧重生的坚实力量。


  红芯致歉:科技创新别搞概念炒作


  号称“中国首个自主创新智能浏览器内核”的红芯浏览器被扒皮事件,成了这两天网上的热点。8月17日,红芯方面发了致歉信,承认“在融资宣称中存在一定程度的夸大”,并表示“公司在宣传中应该更加强调具体功能和客户价值,而不应特别强调国产自主。”


  先是号称“全球独创”,标榜打破美国垄断,之后顺利融资融到C轮,在被专业人士扒了个底朝天、遭到网民群嘲后,负责人仍回应“并非抄袭,而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做创新”……如今,这起戏剧性事件终于在红芯方面的道歉中得到了初步交代。饶是如此,该事件留下的警示意义仍需要被梳理和汲取。


  由于浏览器的开发架构极其庞大,基础软件的创新也很难短时间内平地起高楼,套用内核在浏览器行业很常见,在严格遵守开源协议的前提下对其利用并在此基础上改进、创新,无可厚非。但明明套用的是Chrome的内核,却偏要自称做成了“世界第五颗浏览器内核”,并借此博眼球、“钓”融资,这已不只是夸大其词,还是自说自话的概念炒作。


  言过其实,也就难免“掩”过其实。该事件中,说红芯“只是谷歌浏览器换了层皮”,并不科学,很多业内专家也指出,红芯云适配和加密数据传输等方面确实有其独到的技术创新。但轻易大放卫星,固然能在资本市场落得好处,却也难免要“还”。


  无论是舆论将其视作“汉芯事件”翻版,还是红芯方面以“不是要骗什么国家资金”回避“内核独创”质疑的降维回应遭奚落,其两名创始人学历和经历都被扒出虚报,都算是为其炒作“埋单”。这还是明面上的,其商业信誉的暴跌,更是隐性的代价。


  毋庸置疑,用概念炒作而非凭真正的核心技术创新,将产品包装成“国产浏览器之光”,迎合了部分人对民族科技振兴的急切心理——过去很长时间,在全球分工体系中,中国都只能寄生于产业链下游,扮演代工厂角色。所以,民众对自主创新的确有着情感上的本能式青睐。而少数企业则不惜通过概念包装的方式,对这份家国情怀进行道义绑架。


  当年臭名昭著的水变油风波、汉芯造假事件,遵循了同样的逻辑。这些大打国产牌、民族牌的造假行为,未必是为了提升自主创新能力,让中国的产品走出去,而是为了圈钱。


  到头来,谎言被戳破,算计遭暴露,只会损害“国产”或“自主创新”在民众心中的形象,也让授人以知识产权方面的话柄。所以这些年来,国家层面也多番明确反对科研浮夸风。


  科技创新就得脚踏实地,少些吹捧。事实上,随着信息渠道日益发达,很多领域的专业壁垒没了,企业宣传造假被识别的概率大大提高。而从红芯风波一边倒的舆论也可看出,经过多次类似骗局的“洗礼”后,公众也产生了免疫,对那些自诩国产之光的造假者,他们不会无度地宽容。靠不实的概念炒作收割市场和资本,只会换来无尽的唾弃。

https://yyk.familydoctor.com.cn/21222/newslist_1_1.html

https://yyk.familydoctor.com.cn/21222/schedule/




【版权与免责声明】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 335760480@qq.com ,我们将及时沟通删除处理。 以上内容均为网友发布,转载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不代表平台观点,涉及言论、版权与本站无关。